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 | 專題 | 州情 | 文化 | 圖片 | 視頻 | 旅游
  現在的位置: 海北新聞網民俗文化
“錦繡”門源:飛針走線的指尖文化——回繡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09-27 14:37:46
編輯: 潘定措

  一

  “花隨玉指添春色,鳥逐金針長羽毛。”這是怎樣充滿靈性的玉指能為春繡五彩,能為鳥添羽翼!飛針走線,那是繡娘的纖指撥動琴弦的婀娜多姿,那是跳躍的音符編織的動聽歌謠。

  中國的刺繡技藝源遠流長,刺繡作為一個流行地域廣泛的手工藝品,各個國家、各個民族通過長期的積累和發展,都有其自身的特長和優勢。在我國除了蘇繡、湘繡、粵繡和蜀繡這“四大名繡”外,還有京繡、魯繡、杭繡、閩繡等地方名繡,以及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特色的民族刺繡。門源的“回繡”便是眾多繡種中的一種,其特質和風格獨樹一幟。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門源回族宴席曲,其中《方四娘》里唱道:

  一歲兩歲上地上爬

  三歲四歲上巧說話

  五歲六歲上跟娘轉

  七歲八歲上學茶飯

  九歲十歲上進閨房

  天上的百鳥都繡上......

  由此可見,當地回族衡量婦女本事的標準首先是“針線”和“茶飯”,看針線手藝最終也是看刺繡。刺繡,俗稱“繡花”。以繡針引線在織物上刺綴繪繡的一種藝術形式,表達著人們的審美情趣。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心靈手巧的繡娘們創造了色彩斑斕的民族民間工藝,世代美化著人們的生活。

  六月的門源滿目蔥蘢,在去麻蓮鄉中麻蓮村的路途上,眼前掠過一片片麥田、草地、油菜花,花椏兒才露尖,小風吹送來泥草青澀的鄉土氣息,那是一份久違了的鄉情。

  “到了!”沉浸在美景中的我恍然回過神。眼前一個面色紅潤,笑容可掬的中年回族婦女招呼著我們,她就是門源回族自治縣非遺傳承人馬應花。

  走進一戶不大的院落,一眼看到左手邊開著門的客房床上鋪滿了五顏六色的繡品和獎狀,像一爿春意盎然的百花園。從馬應花的笑臉上看得出她的緊張、激動還有一絲難掩的自豪。馬應花一邊繡著她的繡品,一邊聊著她的刺繡技藝。“自幼受母親的影響,喜歡做繡活。小時候最快樂的事就是借著夕陽的余暉,跟隨母親和她的同伴們到村頭的樹蔭下,圍坐一圈,姨娘們從花色各異的刺繡包袱里取出刺繡針、剁針和花絲線、繡花撐等繡料繡具,開始忙活起來。那些靈巧的手指起針走線猶如彩蝶飛舞,一件件繡品上艷麗的花朵五彩綻放,蝴蝶蘭、柳葉、荷花、美人櫻、草玉梅、并蒂蓮……頓時活了起來。她們展示自己的技藝,比聰明、比本事。母親的繡品獨特美麗,女紅手藝精湛,總被姨娘們夸贊。”馬應花贊賞著為她傳授技藝的母親。“瞧,這對套枕,這種割絨繡,是母親的絕活,如今,母親已八十多歲了,眼花繡不了了,她的這種繡法再沒有幾個人會繡了。”馬應花補繡著一件藍底紅花套枕惋惜地說道。“納繡割絨,是通過一次納繡和割絨的過程,可以制成兩片圖案天然對稱而方向相對的立絨繡品。一面穿針到另一面,其針腳不斜不歪。在繡的過程中,最難把握的一點就是‘對針繡’。兩面的繡法必須一致。在割的時候,用力要均勻,下刀要利索,更要小心翼翼,否則,就會使繡品凹凸不平。割絨繡對繡工和刀法技藝要求較高。”馬應花一邊比畫著一邊講解道。

  割絨繡,是“回繡”傳統的一大繡法。

  從馬應花展示的繡品中不難看出,她繼承了母親的獨特技藝,而她最擅長的就是繡花鞋墊。繡花鞋墊是一種傳統的手工藝品,要經歷做模子、打面漿、粘布、擬模、貼面、鑲邊和繡花等多道工序,其中繡花是最費工夫。隨著馬應花快速起落的針線,一只美艷的鳳凰已栩栩如生地呈現在我眼前。

  “從針法和繡面花紋所顯露的效果與平日在街攤所見大不相同呀!”

  “是的,鞋墊的繡法有好幾種。比如,剪紙貼花繡法,就是將要繡的圖案先剪成一幅剪紙貼于鞋墊上,針線覆蓋繡成。這種繡品顯得古樸渾然,看上去略帶立體感,不過這種繡法現已少見;又如,勾圖繡法,即平針繡法,將選好的圖案草稿勾畫于鞋墊上,然后用平針直接繡制;再如,挑花繡,這種繡法是事先在鞋底畫上或利用畫布經緯線抽成經緯方格,然后依格下針,不能錯位,多用于十字針法或斜行排列法相組合。這些繡法從小就學了,許多技巧圖案都記在心里,幾乎是拿起鞋墊就會繡。”馬應花一邊回應著我一邊鋪展她繡好的鞋墊。“鳳凰戲牡丹”,這是她的拿手繡品。摸著繡面平整,花鳥色彩鮮明的鞋墊,看得出其中的針法豐富,線跡精細,針腳排列整齊均勻,絲毫看不到底布,這是一件上品繡件。正是馬應花精湛的刺繡技藝,她的作品榮獲過不少獎項。2005年,在第三屆青海民族民間工藝美術品展中榮獲三等獎;2006年,榮獲海北州民間工藝美術示范戶的榮譽稱號;2007年,在“祁連山草原風情文化旅游節”手工藝美術品展覽中榮獲編織類作品二等獎;同年,在第五屆青海民族民間工藝美術作品展中榮獲二等獎;2010年,被評為門源縣文化工作優秀文藝工作者;2010年,被授予了“青海省二級民間工藝師”榮譽稱號;2011年,榮獲門源縣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傳統美術(回族刺繡)代表性傳承人稱號;2011年,在第九屆青海民間民族工藝美術品展中,榮獲省級“源羚杯”三等獎……“刺繡是我唯一的本事,也是讓自己能獨立生活的希望!”無兒無女無房的馬應花,如今依舊靠著年邁的父母以及侄子生活。她表達著自己的心愿。

  回族姑娘結婚時必不可少的“擺針線”,“抬針線”的傳統習俗,使姑娘們從小就開始學繡并伴隨著姑娘們成長。像馬應花這樣會刺繡手藝的婦女各個村落都有。為了門源“回繡”這一地方特色的刺繡技藝得以傳承和發展,縣政府也多次組織當地繡女,特別是生活貧困的繡女參加了全省農牧民文化技能技藝培訓班。

  二

  隨著門源回族自治縣旅游業的蓬勃發展,特別是門源回族自治縣高鐵的開通,全國各地觀光旅游的人數日益倍增,極大地拉動了地方經濟的飛速發展,這為門源“回繡”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機遇。三十出頭的馬應才和妻子馬金梅于2012年創辦了“門源縣迎財勞務服務有限公司”,同年被當地政府評為“農牧區青年創業致富帶頭雁”。勇于創業善于創新的馬應才于2013年同妻子籌謀“回繡”發展前景,憑著馬金梅出色的繡工,加上創新的想法,夫婦倆決定去外地考察學習。幾年的時間里,他們去了云南、蘇州、杭州、陜西等地,見識、了解、學習了各地的特色刺繡技藝,拓寬視野開闊思路,受益匪淺。從針法、配色、繪畫以及繡品風格等多方面汲取了豐富的養分。2015年馬應才與親友合伙成立了以回繡為主的“門源縣志遠文化旅游產品開發有限公司”。為了做大做強“回族”刺繡產品,公司成立后,首先采取了“挖掘、培訓、訂單、回收”扶貧擴新路的模式,從東沙河、西沙河、麻蓮鄉、瓜拉村、大灘鄉、中灘鄉、沙溝村等三個鄉鎮不同村落挖掘了一些繡娘并進行了刺繡培訓。為了鞏固和提升了繡技,馬應才聘請青海當地各市縣一些有名的刺繡能手,以及外地的刺繡名師,為繡娘們傳授刺繡技藝,和繡娘簽訂訂單協議,統一材料,統一紋樣,統一制作,統一銷售,計件結算。為鼓勵和獎勵繡娘的積極性提高技藝的主觀能動性,公司以較高的價格回收繡娘們出色的繡品。同時,為帶動大批無法外出務工的婦女就近創業,公司發揮傳承人優勢,開展專項培訓,擴大傳承人群,增加經濟收入。經過幾年的努力,培訓了二百多名農村婦女,與公司簽訂訂單協議的有八十多名貧困婦女,平均每戶每年收入四千多元。公司從個人制作刺繡產品的小打小鬧轉向了修廠房,購機具,門源“回繡”從傳統的家庭作坊逐步走向規模化、產業化。其中設計制作的高端手工刺繡藝術收藏品、手工刺繡工藝品和手工刺繡文化旅游產品等深受各族群眾的喜愛,成為門源乃至海北地區一張亮麗的旅游產品名片。

  走進公司,只見墻上嵌的,地上立的,桌上鋪的,門上掛的,撐子上繃得繡品滿目琳瑯,光彩艷麗,令人目不暇接。繡花鉆鉆、錢包套、小化妝鏡套、鞋墊、腰帶、圍肚、耳套、披風、花枕、被罩、布坨坨花被褥、窗簾、門簾、電視罩、裝物袋以及錢褡、眼鏡盒、書包、針包等家用類繡品;荷包、手帕、書簽套等禮儀類繡品;屏風、影壁、擺件、掛件等觀賞類繡品以及阿拉伯文的經字畫、天方圖、掛幛等宗教類繡品,可以說是集繪畫、剪紙、刺繡藝術為一體的精美繡品。繡品上有各種寓福圖案:鳳凰戲牡丹、綠葉荷花、孔雀開屏、鴛鴦戲水、喜鵲登梅等百種花草鳥獸繡品無不透著繡娘的靈思妙想和不凡的功夫。

  色彩艷麗,自由裝飾,可以說是“回繡”的一大特色,體現出回族婦女明麗、開朗、愛美的性格特質。

  “現在的客戶要求高,指定圖案繡品既要色彩搭配美艷而不俗,又要做工細而無暇。這樣的大幅或小幅作品都得自己做或者挑選有耐心,做活細致,繡工精湛的繡娘協作完成。”馬金梅一邊繡著即將完工的喜鵲牡丹繡品,一邊慢條斯理地說著。望著眼前的繡品,只見千色絲線,錯落相宜,花兒搖曳,鵲鳥吟唱,活靈活現,亦真亦幻。猶如宋代羅大經《鶴林玉露》所寫:巧女之刺繡,雖精妙絢爛,才可人目,初無補于實用,后世之文似之。

  “繡牡丹花講究的是針路,要抓住主心,按花瓣的長勢去摻。但是要想讓花瓣靈動飄逸,就得借鑒國畫出枝欲左先右、欲右先左、欲上先下、欲下先上的方法,改變針法,把由生長中心直出的針路,加以巧妙的變化,成為隨勢游動的針路,這樣繡出的花瓣會產生飄動的感覺,花朵更顯得風韻有致。這種繡花針法為‘扎花繡’,也就是平繡。而平繡的針法要領是:順,曲線圓順;齊,針跡整齊;平,繡面平服;勻,疏密有致;潔,繡面光潔。平繡針法繁多,不同紋樣用不同針法。”馬金梅邊說邊施展著自己的身手。

  扎花繡,是“回繡”最慣用的傳統的一大繡法。

  “除了針法,傳統刺繡的底料和繡線以及配色也是有講究的。底料多用軟緞、絲綢、棉布、麻布、尼龍等。繡線,有單色線和過渡線。單色線顏色豐富,過渡線繡出的畫面層次分明,有立體感。還有以金線、銀線、頭發為繡線的金銀繡和發繡等。花朵、枝葉的合理配色,才能有美的效果。”馬金梅講著她慣用的針法繡技,在時間的推行中,她手下繡著的枝條一點一點地清晰起來,還有鳥的尾巴、腹部、翅膀、背部、爪子,最后到小鳥的頭部,繁復的針法、跳動的彩線、起落的手指、躥上躥下的繡針,眼花繚亂中,繡娘如變魔術般,一幅鳥兒攀枝吟唱的繡品,栩栩如生躍然眼目,令人唏噓不已!“她也是培訓繡娘的老師。”馬應才帶著贊賞的語氣笑望著他的妻子說。

  經過幾年的努力,公司也收獲了不少榮譽。2017年,海北州首屆文化創意設計大賽活動中,刺繡作品《宮燈》榮獲文化文物創意類銀獎;2017年,獲得“五星級文明經營戶”榮譽稱號;2018年,榮獲“全省文明誠信私營企業”榮譽稱號;2018年,榮獲“民族團結進步杯”全州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暨民族民間工藝美術品創意大賽三等獎;2018年,評為“青海省婦女手工制品示范基地”;2018年,刺繡作品《回族女性服飾》在“民族團結進步杯”全州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暨民族民間工藝美術品創意大賽中榮獲二等獎;2018年,《門源回繡系列》作品榮獲大美青海旅游商品大賽之紀念品類優秀作品獎等諸多獎項。隨著“回繡”技藝的提升、繡品品質的提高,繡品種類的增多,尤其在旅游旺季,各種繡品“大出風頭”,游客連連稱贊,訂單也增多了。馬應才說,只有將“回繡”這一非遺產品商品化走進大眾中去才能得以更廣泛的傳承和發揚。“現在的一些客戶不僅滿足于日常繡品,而是將目光轉向了高端的名家字畫,大幅的山水景色。特別是這幾年,許多游客很眷戀門源的美景,就要求把美景繡成壁掛‘帶景回家’,這無疑是對繡工提出的高標準和嚴要求。繡娘不光會繡,還要懂色彩、線條等美學常識和較高的審美眼光,這么系統的知識有望院校老師、書畫家的關注指點,社會各界的扶助,相信‘回繡’會有更廣闊的天地。”馬應龍說著自己的期望和努力方向。

  三

  機會對于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機會也是給有所準備的人。

  殘疾人祁存福夫婦于2014年創立了“存福夢”針織刺繡專業合作社。在夫婦倆的召集、鼓勵和帶領下,更多的殘疾人走進了他的團隊。為他們的生活燃起了希望和勇氣。合作社成立五年來帶領大家走上了刺繡致富的夢想之路。合作社目前已經有二十多位殘疾人員工。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繡娘”大多是男繡工,有的是雙腿殘疾坐輪椅,有的是身體癱瘓常年躺在床上,有的是耳疾,有的是眼盲……祁存福夫婦免費給這些人傳授“回繡”技藝,請老師教授各種手工技法,制作一些日常的手工藝品以及旅游紀念產品。雖然員工各有不同的殘疾,但他們卻有一雙靈巧的雙手和不服輸的心氣。

  他們身殘志堅,上進好學,憑借頑強的精神和勇氣,克服種種困難終究都掌握了自己的拿手本領:包梗繡、剁繡、珠片繡、十字繡、絲帶繡、布貼繡、鉤針繡。繡品時尚、美觀、獨特。“別看這些男繡娘們,可巧著呢。”坐在輪椅上雙手握針穿梭鉤織彩線的祁存福樂呵呵地夸贊著他們的員工。他鉤織的那一團粉色的花簾無聲地展示著美,展示出繡工精湛的技藝。環顧合作社繡品室,除了各式各樣的繡品,不少的獎狀也是引人注目:2015年,榮獲門源縣旅游局“海北人游海北首屆手工制品評比活動一等獎”;2016年,祁存福榮獲青海省人民政府殘疾人工作委員會“全省殘疾人工作先進個人”稱號;2017年,獲得全州婦女手工制品展三等獎……

  “剁繡”又稱纓絨繡,也是“回繡”傳統的一大繡法。

  剁繡,是以剁花針和彩線為原料和工具在織物上剁刺連綴而成的單面繡,當地民間稱這種工藝為“剁花”。“剁花繡是相對容易掌握的一種繡法,繡品大多以色彩艷麗的花朵為主,花瓣、葉片層層疊疊立體感強,裝飾感強,很受大眾的喜愛,是門源各家門戶普遍都會的繡法。雖說簡單也有其技法要求,比如,掇針腳側扎,一毫米間隙,針距不能離得太遠;線不能比針粗否則不掛線;線不要掛到布邊,保持順暢;針既不能抬太高,也不能離開布面,一扎到底。線頭要及時剪掉以防脫線而前功盡棄。精密的針腳,讓開放的花朵顯得豐盈、立體、飽滿、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祁存福老練地介紹道。除了“剁繡”,“珠片繡”也是繡工們最擅長的繡法。這種繡品是以空心珠子、珠管、人造寶石、閃光珠片等為材料,繡綴于服裝和各種物件上,以產生珠光寶氣、耀眼奪目的效果,增添裝飾的美感。

  殘疾人刺繡合作社成立以來受到各級領導的關心和支持。2016合作社爭取到了縣農牧局的項目扶持資金,修建了自己的正規廠房,有了產品加工的機械。在縣殘聯的幫助下,又擁有了“殘疾人之家”的展示鋪面,陳列在此的每一件作品都凝結著他們無限的情懷、夢想、希望和美好,正是這些身殘志堅的能工巧匠美化了無數人的生活。

  “二月里龍門開

  情郎哥把書信帶

  捎書帶信的要一個荷包兒

  嚓啦啦鑰匙響

  打開個牛皮箱

  疊一張蓮紅紙

  剪一個荷包樣

  一繡上石榴花

  二繡上牡丹花

  三繡上老鼠拉西瓜

  四繡上臘梅花

  五繡上水仙花

  六繡上對對鴛鴦叫嘎嘎

  七繡上丹桂花

  八繡上丹鳳朝陽百鳥都向它

  九繡上黃菊花

  十繡上藍雀兒枝頭探梅花

  荷包繡成了

  還拿紅紙包

  風吹日曬恐怕顏色掉

  如要戴荷包

  情郎哥親自到

  小妹妹親手戴在你的腰”

  經典的宴席曲《繡荷包》詮釋了“回繡”的浪漫、溫情、珍貴與精彩,折射出了繡娘們的智慧和美好愿望。

  在銀盆盛金花,山高水秀的大美門源,妙手回春的繡娘們,沿承著血脈相傳的指尖文化,在拈針引線間,她們靈巧的纖指使群芳吐艷百花生香,為春繡上了五彩,為鳥添上了羽翼!編織出彩色的歌謠傳向四方……

  “回繡”這一傳統文化的遺存,彰顯了“錦繡門源”的大美山河;

  “回繡”用絢麗的色彩裝點了門源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青海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澳洲幸运8